绵阳股指期货配资 赣州股票配资公司 果洛股票配资 江苏配资公司 厦门股指期货配资 吴忠期货配资 青岛股票配资 阳泉期货配资 长春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宇邦配资 邯郸股票期货配资 宁夏股票配资公司 资阳股指期货配资 苍南配资公司 武汉股指期货配资 181股票配资利息 四川股指期货配资 香蜜湖股票配资 保山股票配资 国内配资平台 四平期货配资 德州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来东城 期货配资案例 长乐配资公司 慈溪期货配资 和田股票配资 怒江期货配资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 信阳股票配资 金融股票配资 兰州股票配资公司 专业的配资门户 金汇期货配资 广州股票配资 保定期货配资 百度

书法——从字里行间挖掘“隐藏项”

百度   反过来看现在的很多大学生,其实他们也并不缺所谓的热爱,但真正追求下去,助推自我成长,探寻到实际意义的学生并不多,大多数都半途而废了。

2019-11-2109:20  来源:美术报
 
唐 颜真卿 祭侄文稿(局部) 28.3×75.5cm 行书23行 共234字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唐 颜真卿 祭侄文稿(局部) 28.3×75.5cm 行书23行 共234字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原标题:从字里行间挖掘“隐藏项”

如何欣赏一幅经典的书法作品?不外乎:作者介绍、创作背景、作品的点划线条、空间结构、神采意味这几方面。欣赏书法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而解读其背后的故事,更仿佛掀开一层神秘的面纱,其中的关系耐人寻味。

如颜真卿的经典作品《祭侄文稿》,从作品看,前半段是比较严谨的书写,一字一字排列得非常认真。但是到中段,开始有一点凌乱,到了末端便完全打破了前面的严谨的状态。这种转变,一方面是章法、自然观念的呈现,另一方面,更是真挚情感的自然流露。这些因素交融在一起,形成多元复杂的关系。

日前,在宜春学院举行的“《中国书法史:观念和契机》中国·宜春2018国际研讨会”中,几位专家都提出了关于对经典作品的解读。与会专家中,杨涛、龙友、丘新巧等,他们都对一些作品进行了手术式、特别精细地观察。邱振中表示目前的书法界,对形式分析、技法的关注比较多,而对作品的内容、主题、作者等这些细节方面的解读并不明显。

在细读的方面,龙友非常有兴趣而且又不断有新的发现,他勾摹了《神龙本兰亭序》所有字的边框,发现上面的边缘比较光洁,下面的边缘比较粗糙。从其中,我们能解读出什么问题?

从书法史的研究方法看,经过细读的方法,会对我们有所启发,而得到的结论往往是在一般的书法史著作里没有的。邱振中举例说到,如对杨凝式(《韭花帖》作者),引用过后代对于杨凝式的评价,可以列出五六条品评,说他的作品雄伟、气势宏大,但这些论词用到别人的作品里也未必不适合。这实际上是古代书法文献里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有批评,但是没有视觉的对应。这一直影响着今天的评论,一篇评论文章可以套用到很多人的身上。

在此次专题中,我们展示两位研究者通过对作品的仔细阅读之后,得到的一些新的观点。

从经典的剩余中解读艺术

■林俊臣

很多真正的、有内涵的、对人有影响的东西,都不在主要的历史陈述中,而是在历史陈述的剩余里。

我们在介绍书法作品时,一般会把作品的背景和这件作品与作者之间的关系作说明和解释。作者这个人如何,他的作品就一定是这个样子。但我则是抱着一种怀疑的角度来思考。晚清的刘熙载的《书概》里头提到怀素和张旭的悲喜双用和悲喜双遣。他谈到的就是情绪,内在的感受和书写的关系。他谈张旭的时候是“双用”,这就意味着他的书写和他的喜怒有关系。而怀素则不把这两种情绪带到作品的书写中。

我们书写是否存在着情感,作品是否存在一种情感,还是说情感是在书写的某个地方可以被说出来。那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德国的一位音乐美学家汉斯立克也在问同样的问题:音乐是否能够存在情感?我们听音乐,有了情感有了感受,是音乐给我们的,还是我们自己感受到的?我认为,在中国古代的思想里头有一句话很重要,《中庸》提到: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这个中与和之间的一种关系,也是在谈人的情感。书写一定是“有发”,只是在书写时,在作品的笔墨形质上,从哪里可以看到情绪。这个问题太有意思了。

颜真卿《祭侄稿》的最后那二三十个字,我大概花了两三千字的文字来解读讨论,得出的结论是:对于书写的笔墨变化,对于观赏者来说,笔墨表现跟情感的关系是辅助作用,而不是承载。如讲话时,高兴时,肢体的语言来强化所说的内容;若讲比较严肃的问题,肢体也会随之改变。笔墨的这种形式感或者是带给你一种情绪生发的触媒,也是在强化对所阅读到的文字内容之感受。

有一个前提就是,书写的是作者自己创作的内容,尤其是草稿这种较日常的书写,才比较有体会。那我们当代大多数人都不是以毛笔作为日常书写的工具,要回归到用毛笔书写、我手写我心的状态,很难。

我在此提出一个观念:谈经典,更应该要谈经典的剩余。经典的作品,它是作者书写下来的遗迹,作者留下来的笔墨,它指向着那一个人,指向作者身体的种种动作。但这个遗迹还有很多剩余。很多真正的、有内涵的、对人有影响的东西,都不在主要的历史陈述中,而是在历史陈述的剩余里,必须要重新以一个系统的角度去挖掘,才能够挖掘出,解决我们现在的和未来的人的走向的一种可能性。

作品的细致研究补充文献资料的不足

■龙友

从图像阅读入手,与文献记载相互参考,可以使书法史研究回归到作品本身,通过作品的细致研究补充文献资料的不足。

五代至宋初时的书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杨凝式。一直以来,他被认为是唐宋书史的枢纽人物。那么,他为什么会成为枢纽人物?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文献之外,必须求诸于他的存世作品。杨凝式存世作品的数量不多,经过集中、细致的阅读发现,其代表作《韭花帖》最大的一个特征,是它整体上的疏朗,字距非常宽。一直以来的叙述中,都认为这是一种章法,是一种形式上的独创,我却一直不认为这是一种人为的或者是自觉意识引导下的“安排”。后来,通过对吐鲁番的文献及敦煌文献的阅读发现,在唐代,几乎所有的公文都存在一种现象,即字和字之间的距离都特别宽绰,而公文上的署衔却极其紧密,甚至一点空隙都不留。可见这是一种公文的书写形式,一种格套。那为什么杨凝式的《韭花帖》会运用这种格套?我们再细读《韭花帖》的内容,写得非常恭敬,使用了一套完整的敬语体系。从章法到内容,都是对上级或者长辈所使用的文体形式。与此同时,《韭花帖》还露出了一些蛛丝马迹:第一行“昼寝乍兴”几个字,距离还比较紧密,比较正常,当他写到第二行的时候,我猜测他的思维开始发生变化。或许是因为受到了一种恩惠,一种来自长辈或上级的恩惠,作为感谢信,他很快意识到要写得恭敬一些,所以逐渐拉开字距,到后三行,就进入了一种非常稳定的状态,进行了稳定的书写。《夏热帖》里面出现了跟佛教相关的词汇,很可能是写给佛教人士的一封书信。还有他的《神仙起居法》,是从某道士那里抄来的一封道家养生术的秘诀,这也可能是抄传给另一位朋友。杨凝式另外一件作品《新步虚词》,非常明确地表明,是为道教界人士抄写的。结合杨凝式的这些作品,可以看到,他的作品实际上具有非常明显的社交功能。

从图像阅读入手,与文献记载相互参考,可以使书法史研究回归到作品本身,通过作品的细致研究补充文献资料的不足。杨凝式的《新步虚词》里,另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细节,比如,其中大多数字都正常书写,但“龙“、“虎”等字却意外地夸张,这也许是一个线索,由此延伸到他的社交和道教之间非常密切的关系,可能是我过度阐释,但也算是拓展了研究的路径。

这些年我一直在尝试重新阅读《兰亭序》,从“兰亭论辩”开始至今,有许多精彩的讨论和研究。我们作为书法实践者,应该对这件经典作品有更深入、细致的阅读。通过阅读,也确实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细节,这些细节,为新问题的提出和讨论提供了契机。作品本身的研究,空间很大,回到作品谈历史,更会凸显文献记载的价值。

为什么杨凝式会成为枢纽人物?大多是宋代人的功劳,杨凝式的形象及其作品的评价也当归功于宋人,宋代人的书学观念决定了杨凝式的地位。宋代尚意书风的形成和杨凝式的书风之间,并非一贯以来公认的因果关系,它们之间的关系,与整个在书法史的转向都有密切的关联。要想细化其中的问题,单纯的文献考证和历史叙述似乎已经不够。高清的图片阅读,海量的图像资料,提供了新契机。杨凝式的作品虽然存世量不大,但是风格各异,各种风格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这是值得注意的。对它们进行细致地比较和分析,再结合文献,或许可以找出重新阐释历史的证据。唐代末期的政治和社会的特殊情形,导致书写谱系的破坏。一方面维系社会稳定的“家法”被破坏;同时,书写风格发展的藩篱也被打破,人们可以自由选择一种合适的书写适应不同的社会需求。与此同时,相对封闭的文化交流,被开放式的寺庙游览及题壁之风所替代,过去只为精英们服务的艺术被市井所接受。这也为杨凝式的深入人心创造了有利条件,他可以通过公共空间向下一个时代的人们展示他的书写。作出这种联想或推断,与作品的细致阅读和比较是分不开的。

五代 杨凝式 夏热帖 纸本 手卷 23.8×33cm 草书8行 共32字 故宫博物院藏
五代 杨凝式 夏热帖 纸本 手卷 23.8×33cm 草书8行 共32字 故宫博物院藏
(责编:鲁婧、黄维)
百度